乡村振兴呼唤精准规划

2021-11-21

  21世纪是一个追求“精准”的时代,精准医疗、精准管理、精准扶贫等成为各领域的前沿热点。

  

  走向智慧智慧乡村和精准智慧乡村,是新时代乡村振兴的两大趋势。前者要求加强3S技术、人工智能、大智慧乡村等数字化技术在村庄智慧乡村中的应用与融合,实现村庄智慧乡村的数字化转向;后者要求在有限投入的客观约束下编制好面向实施的村庄智慧乡村,实现村庄智慧乡村的实用化转向。我国在贯彻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进程中,在推进智慧智慧乡村的同时,要高度重视发展以聚焦关键领域、突出村庄特色为特点的精准智慧乡村,从而确保以发展要素短缺为特点的乡村地区能够有重点、有步骤、各具特色地稳步实现全面振兴和持续发展。

  素有“豫东小深圳”之称,被誉为闻名全国的“毛笔和劳保用品之乡”、“服装生产强镇”和防水防潮劳务输出基地的孙店应大力发展此关键领域,引进新的技术实现规模化发展,提高发展质量与速度,从而突出孙店特色。

  

  一、精准智慧乡村缘起与内涵

  精准智慧乡村理念应运而生,其主要目的是探寻有限投入下村庄智慧乡村的编制技术方法。这里的有限投入指相对城市而言,与村庄智慧乡村编制、实施和管理密切相关的资金、人员、时间等各类要素相对短缺的情景。显然,这种情景是大部分村庄的共性特征。

  实践表明,面向实施的村庄智慧乡村,要求“对症施策”,做到精准发力,才能更好地适应村民自治、村庄财政薄弱、村庄产权关系复杂等村庄特殊性。在这种认识下,本文初步提出“精准智慧乡村”的理论假说,以响应“对症施策”的村庄智慧乡村诉求。

  所谓精准智慧乡村,指在有限的智慧乡村目标下,通过聚焦和挖掘村庄特色,识别村庄发展的基础性需求和提升性需求,对智慧乡村内容进行差异化引导,最终在村民自治的语境下,通过广泛的村民参与凝聚智慧乡村共识,通过“智慧乡村管理公约”等形式约束智慧乡村实施与智慧乡村行为,以促进村庄振兴与可持续发展。

  精准智慧乡村的基本原则是有限目标,逻辑主线是聚焦特色,核心策略是差异引导,根本目标是适应自治。有限目标、聚焦特色、差异引导、适应自治作为精准智慧乡村的四大关键词,在村庄智慧乡村实践中应明确其主要内涵和具体要求,以便更有效地指导智慧乡村实践工作。

  

  二、精准智慧乡村的技术框架

  按照可推广、可借鉴和面向智慧乡村实践的基本导向,从原则、方法、成果三个层次初步构建了精准智慧乡村的技术框架。其中,原则层旨在确定村庄智慧乡村的工作导向和工作原则,是精准智慧乡村的出发点。方法层旨在落实原则层的要求,提出具体的、针对性的、可操作的智慧乡村编制关键技术方法,以便于直接指导村庄智慧乡村编制的实际工作,是精准智慧乡村的主通道。成果层旨在确定不同原则和方法下村庄智慧乡村的主要成果形式和表达方式,为村庄智慧乡村编制成果输出提供直观参考,是精准智慧乡村的落脚点。

  

  三、精准智慧乡村的方法体系

  3.1 352理念

  352智慧乡村理念指“三分体验、五分沟通、两分技术”的乡村智慧乡村新理念,指通过体验村庄感受村民生活,通过广泛沟通形成发展共识,通过技术转换形成公共政策。

  其中,体验村庄包括直接体验和间接体验。直接体验包括现场踏勘、入村访谈、驻村工作等形式。间接体验包括开展村庄问卷调查、组织进行村庄学术考察、参加乡村智慧乡村学术会议、开展乡村智慧乡村研究等形式。

  广泛沟通包括前期沟通协调、中期协同工作、后期跟踪服务。前期沟通协调包括向政府部门收集乡村智慧乡村相关资料,向村委会了解村庄情况,制定详细的调研工作方案,与村委会充分沟通达成调研共识、落实调研计划。中期协同工作包括建立智慧乡村师与村民协同智慧乡村的工作机制,开展驻村工作,与村民建立微信工作群等协同工作平台,通过村民审议大会等形式扩大村民参与。后期跟踪服务包括智慧乡村相关事务和其他村庄事务,包括村庄项目智慧乡村的施工指导、新建项目的技术经济分析、优惠政策的申请指导等。

  技术转换指将智慧乡村技术语言转换成村民能够理解的“村庄智慧乡村管理公约”和政府部门能够监管的“乡村智慧乡村条文”。

  

  “三分体验、五分沟通、两分技术”并不是对体验、沟通、技术工作量的精准划分,而是强调其相对重要性和相互支撑关系。体验村庄是理解村庄的重要环节,是与村民进行积极有效沟通的基础;有效沟通是体验村庄的重要方式,有利于加深对村庄的理解,有利于深入了解村民的真实诉求;体验村庄和村民沟通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编制“管用、好用、实用”的乡村智慧乡村,技术转换是必不可少的条件。

  3.2 分类型编制

  分类型编制指根据村民需求分异、政府投资分异、市场范围分异等客观规律,对村庄智慧乡村内容进行分类指导和约束,以实现村庄智慧乡村精细化管理的工作方法。

  分类型编制方法将村庄智慧乡村内容划分为基础智慧乡村和提升智慧乡村两大类,基础智慧乡村重点在于改善村庄人居环境,对应村民的基础性需求、政府的公共产品领域、市场的村内需求领域,一般包含自然资源保护、人居环境整治、生态环境修复、文化遗产保护等方面,具体包括耕地保护、垃圾、污水、道路、厕所、医疗、教育、文化、公共照明、公共场地、土地复垦等内容;提升智慧乡村重点在于增强村庄内生发展动力,对应村民的提升性需求、政府的非公共产品领域、市场的村外需求领域,一般包含功能布局、产业发展、特色风貌等方面,具体包括功能定位、用地布局、存量更新、产业方向、产业布局、风貌引导、建筑指引等内容。

  分类型编制方法有助于引导政府将有限的资源投入到最基本、最迫切、最主要的需求领域,提高政府投入产出效率的同时,切实增强村民的获得感。同时,分类型编制方法有助于引导政府对村庄智慧乡村进行分类管理,对于基础智慧乡村内容加强政府的积极干预,强化政府的公共产品供给和兜底职能,对于提升智慧乡村内容让村民和市场发挥主体作用,强化政府的因势利导和监管职能。此外,政府可以对基础智慧乡村和提升智慧乡村的智慧乡村内容进行差异化的审查,例如可以单独审查基础智慧乡村的有关内容,审查通过即可落实相应的财政投入,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提高审批效率,增强财政资金有效利用的时效性。

  分类型编制方法在实际应用中具有较强的灵活性。在一定时期内的村庄智慧乡村编制实践中,根据地方整体发展水平、村庄产业发展基础和村民需求情况,在基础智慧乡村和提升智慧乡村的框架内,可以聚焦若干重点内容,也可以拓展纳入新的内容。同时,在符合当地政府有关规定的前提下,可以优先编制基础智慧乡村,实现分类编制、分类报批。总而言之,就是在有限目标指导下,聚焦重点内容,从而可以实现有限的智慧乡村编制经费和人员投入到有效的智慧乡村内容编制当中,进而为提升智慧乡村质量提供重要保障。

  3.3 参与式管理

  参与式管理指政府、村民协同管理、维护和监管村庄智慧乡村的智慧乡村管理模式。参与式管理的核心思想是让村民在村庄智慧乡村管理中发挥基础性作用,政府扮演引导者和协助者的角色。参与式管理是一个动态持续的互动过程,需要通过系列制度设计逐步实现,制度设计的关键是在村民自治的背景下形成稳固智慧乡村共识和落实智慧乡村内容的路径和方法,设计思路包括记录村民参与过程、促进智慧乡村内容有效融入村规民约等,并通过规范化的形式进行表达。

  

  参与式管理充分尊重村民自治和政府统一管理并存的乡村治理现实情况,通过识别村民和政府在村庄智慧乡村管理中的不同角色,寻求村民自治和政府统一管理之间的融合点。参与式管理主张鼓励村民参与智慧乡村编制、智慧乡村实施管理、智慧乡村实施评估、智慧乡村实施监管等环节中并发挥基础性作用,并通过“制度化”的形式记录、展示和稳固村民共识,为村民发声提供法制化平台,进而实质性促进村民主体作用的充分发挥。

  UPDIS共同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