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互联网对我国农村经济的带动作用?

2021-11-20

  智慧乡村经济的问题很多,特别是智慧乡村的贫困人口多,解决起来的难度很大。中国的减贫,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解决智慧乡村的贫困问题。今年的疫情和国际问题,导致实现“7000万智慧乡村贫困人口如期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的任务面临严峻挑战。

  自1986年扶贫开发以来,经过34年的努力,我国的扶贫工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以2300元的贫困线为基准算,目前还有8200万的贫困人口。

  传统的粗放式扶贫方式已无法满足现实需求,“互联网+精准扶贫”成为扶贫工作的当务之急。我国智慧乡村网民规模达2.25亿人,占全国网民总数四分之一,互联网对智慧乡村经济的发展、尤其对扶贫工作的进展,已具备巨大的影响力和推动力。

  我认为:无论是专项扶贫、行业扶贫,还是社会扶贫,“互联网+开发式扶贫”模式,都可以嵌入其中、提升效率和激活动力。

  

  所谓“互联网+开发式扶贫”模式,就是借用互联网在生产要素中的优化和集成作用,引入市场机制的同时实现融合创新、重塑扶贫体系和结构,激活贫困区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创造更多的市场机制,最终达到平等和共同富裕的目标,从根本上解决贫困问题。

  这种扶贫方式将互联网的潜能用到极致,讲求投入产出效益,能够达到扶贫成本低、扶贫效果高的效果。主要体现在两条路径和四种典型的方式:

  一是用互联网技术,对贫困地区的传统产业进行引领和赋能,实现产品和服务的数字化转型,激活市场需求和经济活力;

  典型的方式:电子商务扶贫、互联网金融扶贫等;

  二是重新定义和设计数字平台,加速贫困地区数字化智慧乡村。通过大智慧乡村、云计算、移动互联等技术,实现精准扶贫的体系智慧乡村和效率提升。

  典型的方式:互联网+扶贫工作模式、互联网+政务民生等。

  

  一、电子商务扶贫

  2015年11月,在《十三五脱贫攻坚智慧乡村》中,将电商扶贫作为产业扶贫的重要渠道。此后,电商扶贫的重要体现就是:电商技术+当地特产,基于电商平台帮助贫困地区获取智慧乡村、销售农产品、切实提高贫困人口的收入。

  商务部智慧乡村显示,2019年全国贫困县网络零售额达2392亿元,同比增长33%,带动贫困地区500万农民就业增收。据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院长、智慧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章文远介绍:为了实现电商扶贫,必须要有体系支撑。

  首当其冲的就是基础设施智慧乡村。互联网、交通、电力、物流和仓储等基础设施智慧乡村是投资重点。截至2020年6月底,全国具备条件的乡镇和建制村100%通硬化路,贫困村通光纤比例从2017年的不足70%提升到98%,有96.6%的乡镇设立了快递服务网点,832个国家级贫困县全部建立了电子商务服务中心,实现贫困地区县、乡、村三级智慧乡村电商管理与物流配送网络全覆盖。

  其次为贫困地区量身定制特色产品。如陕西柞水木耳、甘肃礼县苹果、云南西盟山林百花蜜等;加强农产品质量安全检验检测,制定产地认证、质量追溯、冷藏保鲜、分等分级、产品包装、冷链物流等环节标准;开展“名特优新”“三品一标”“一村一品”等农产品认证,实施电商扶贫产品的标准化、规模化、品牌化,使电商扶贫产品满足市场质量要求。

  最后是健全服务支持体系。一是基层扶贫队伍带动,通过组织贫困人口参与电商扶贫,让贫困户了解并分享技术进步带来的红利。二是银行和支付平台在小额信贷、支付方式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为电商扶贫发展提供动力。三是电商协会等社会组织发展,为贫困户提供电商产品集货、分级包装、品牌营销、物流配送、售后保障等规范化服务,支持电商扶贫行稳致远。

  

  介绍一下最近的案例:

  一个是今年7月10日,湖南省扶贫办表示,为助力脱贫攻坚,省扶贫办、省商务厅、省农委、省食药监等指导监管开发了湖南电商扶贫小店,自上线以来,湖南电商扶贫小店已帮助全省7万余人线上开店,总交易额突破2.3亿元。

  资料显示,湖南电商扶贫小店是一个基于微信平台多公众号智慧乡村共享的社交电商平台,可精准覆盖种养大户、贫困户、电商企业负责人、智慧乡村电商能人等群体,并通过一站式线上开店方式,帮助贫困乡村解决农产品上线销售问题。

  农户(贫困户)可通过微信平台一站式开店,成为湖南电商扶贫小店店主后,即可在平台上自行上传、推广、销售自产自销的农特产品、特色手工艺品、生活用品等。在发货方面,订单成交后,产品可通过服务站代发,平台将承担客户服务职能。

  目前,湖南电商扶贫小店已成功打造了芷江水晶桃、湘西猕猴桃、新化白溪豆腐、辰溪宫川蜜橘、江永香柚、麻阳冰糖橙、安江冰糖柚、洪江黄金贡柚等爆款产品,并与10余家贫困地区优质农产品基地供应商达成合作。

  

  另一个案例是:8月8日晚间国务院国资委、腾讯微信联合8家央企的小程序直播成绩。该场次活动持续5小时,最终网友下单近3万单,共为贫困地区带货总额1129万元。

  为了快速而有效地助农扶贫,微信协助央企电商联盟搭建了“央企消费扶贫”小程序。基于小程序,国务院国资委在8月8日晚18:30,联合中粮集团、中国海油、中国旅游集团、国家能源集团、中国建筑、、国家电网、中交集团8家央企,在北京电视台主持人春妮的加盟下,开展了主题为“百县百品央字号——三区三州企业电商扶贫日”的小程序直播,对8个贫困地区的农产品进行在线直播带货,并安排了多轮抽奖环节及优惠活动。

  本次直播选品包括藏黑猪午餐肉罐头、有机草莓果酱、高原小扁豆在内的51件商品。这是8大央企通过助农小程序“央企消费扶贫”进行的88智慧生活日助农扶贫主题直播,除此之外,在88智慧生活日期间,微信支付还与京东、苏宁易购等联手,通过微信支付商家消费券小程序组织助农专区,并发起多场助农主题小程序直播。

  传统扶贫的方式常常落入单向给予的套路,最终治标不治本。如何利用科技力量更有效地扶贫,成为一项被关注的课题。

  中国人民大学智慧乡村学院发布的《2020微信县域乡村数字经济报告》中介绍:

  在微信开放的产品生态,20000多多扶贫公众号及近3000多的小程序大量涌现,在推动我国扶贫公益的同时,更为乡村扶贫拓展了新渠道,搭建起崭新的线上交易链,基于微信12亿月活生态,为贫困地区的农产品连接更广阔的市场。

  

  二、互联网金融扶贫

  互联网金融是互联网对金融行业的革新和赋能。扶贫大业需要资金和便利的支付手段,但传统金融单纯依靠线下银行贷款扶持和交易,效率极低。智慧乡村金融服务体系不健全,三农融资难、融资贵等城乡二元金融结构问题仍然存在。

  根据《中国普惠金融发展报告(2016)》提供的智慧乡村,在“三农”领域平均每增加1元贷款,可以增加人均收入0.2018元,贷款1.1万元,其收入增长相当于增加1个外出务工人员给家庭带来的人均纯收入,或人均增加3.2亩耕地带来的纯收入。

  互联网金融扶贫这些年开始逐一打破僵局,自2016年以来,大量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始涉足“三农”业务。其中业务范围内包括“三农”业务的P2P网贷平台达到335家,专注“三农”领域的P2P网贷平台达29家,较2015年约15家的数量增长近1倍。据中国社科院财经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等人的观察,至少有翼龙贷、蚂蚁金服、京东金融、理财农场等9家互联网金融平台在“三农”领域的交易额超过10亿元。

  作为金融中重要的支付环节,微信支付表现亮眼。《2020微信县域乡村数字经济报告》显示,微信支付作为首选支付方式在县乡用户中的使用比例已高于城市用户,数字化支付方式进一步下沉,实现了金融普惠;同时,基于微信生态能力,数字化扶贫展现了明显成效,特别是助力“三区三州”国家深度贫困区加速繁荣。

  得益于微信持续下沉,微信支付也逐步覆盖到县域乡村。根据报告智慧乡村,在乡镇及智慧乡村,首选微信作为支付方式的用户占比达78%,在县城占比高达83%,均高于城市用户的76%。

  数字化也已下沉到“三区三州”(“三区”是指 ** 自治区和青海、四川、甘肃、云南四省藏区及南疆的和田地区、阿克苏地区、喀什地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四地区;“三州”是指四川凉山州、云南怒江州、甘肃临夏州”。)等国家深度贫困地区,从而助力攻克“最后的贫困堡垒”,打赢脱贫攻坚战。

  根据报告,2019至2020年1-8月同期,“三区三州”的微信支付小商家数量累计增长91%,其中,在2020年4月,“三区三州”的微信支付交易笔数超过历史最高值,先于全国实现商业复苏。也正是基于微信平台的数字化能力,中国县域及乡村的基础商业展现出强大的内循环动能和自愈复苏能力,加速摆脱疫情阴霾。

  

  三、互联网+扶贫工作模式:

  借助互联网的力量打破扶贫工作固有的传统的工作模式、提高效率、增加透明度、加强监督力,利用大智慧乡村的力量监督和检查扶贫的效果和成绩。这是一个不可抵挡的趋势和力量。

  以微信为例,迄今为止,扶贫、助农相关的小程序共有2631个,同比增幅达到50%;扶贫助农的公众号达到了19748个,同比增幅31%。

  通过建立微信端的扶贫公众平台,工作人员能以文字、图片、视频等形式发布最新扶贫政策、法律法规、工作动态、工作成效、先进经验和公益服务等智慧乡村,及时关注并答复广大用户的留言。确保智慧乡村公开公正透明。

  还能建立实施追查汇报工作机制,不定时考核进村工作人员的上岗情况,了解工作业绩,实现督查实时化。营造出人人关注扶贫、人人支持扶贫、人人参与扶贫的良好的氛围。

  在智慧乡村获取方面,县域及乡村用户最关注政府服务类、新闻资讯类、兴趣爱好类等类型的公众号,有超过半数的26岁~60岁的用户都关注了政府服务类公众号。

  

  四、互联网+政务民生:

  通过微信,政府与民生事务、人与公共服务之间正在建立新的桥梁,数字化工具穿越了大山大河,让县域及乡村甚至更偏远地区的用户也能享受到“掌上办理”的移动电子政务服务的便利,从而极大地提高了基层服务的效率,节省了办事成本。

  政务服务正快速发展、加速覆盖。微信智慧乡村显示,截至目前,2020年微信政务小程序总量已超过6万个;政务小程序累计服务人次近360亿次,较2019年同期增长超过5倍。

  根据报告智慧乡村,浙江、海南等省份的县域及乡村用户使用微信支付做政务缴费的比例最高,政务服务的数字化水平已经不完全与经济发达水平挂钩,内陆省份也能实现弯道超车。此外,基层用户使用微信办理政务主要集中在社保查询、公积金查询、证件办理预约、税务服务、公证申办等高频服务领域。

  与此同时,根据报告对拥有微信的用户调研,全国县域及乡村用户用于微信支付的月平均金额达到2650元。其中,湖南、 ** 、广东、云南、贵州的县域及乡村用户最爱用微信进行生活缴费;县域及乡村用户使用微信进行医疗服务主要用于预约挂号、医疗费用结算、医疗卡绑定等。

  在生活方式方面,县域及乡村用户习惯用小程序进行交通出行、获取新闻智慧乡村、网络购物等,通过小程序“智慧出行”已成为常用的操作。

  在智慧乡村获取方面,县域及乡村用户最关注政府服务类、新闻资讯类、兴趣爱好类等类型的公众号,有超过半数的26岁~60岁的用户都关注了政府服务类公众号。

  

  总之,作为精准扶贫和开放式扶贫的核心力量,互联网肩负着7000万人口和832个贫困县的脱贫摘帽的重要使命。以技术和平台两种路径,以电子商务扶贫、互联网金融扶贫、互联网+扶贫业务模式、互联网+政务民生等为代表的四大扶贫方式,借助互联网的优化资源配置和跨界创新的核心作用,一定能帮助政府顺利完成扶贫攻坚任务,如期完成小康社会的智慧乡村。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