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农村发展问随想

2021-11-20

   首先利益相关,没人邀。我是一个来自江西省赣南农村家庭的90民工。某天看到知乎有关于温铁军我国农村发展观点的讨论有感,遂觉得一定要写些什么。我从童年到小初高一直在乡村长大生活,除了学校读书就是乡下生活,对乡下了解不算少,对乡下的经济发展,乡里乡亲的经济水平了解个大抵。我国78年改革开放,春风吹到乡下是集体土地包干到户。但应该是02年左右才停止交公粮,结束了我国几千年交皇粮的历史。那时农村亩产粮食较低,没有优质种子,化肥农药价格高,谷价米价却十分低廉,十足一把剪刀差在收割农村产出。我父母一辈人口又爆发增长,人均土地不足一亩,所以就江西农村来说,绝大部分家庭赤贫。

   回到新的21世纪(其实没交粮也才这十八年)当下的农村,家家户户基本盖了房子好一点的家庭基本有了小车,再好一点的家庭还有县里的房产,但这个比例不高。没有做过调查,明着感觉大部分农村人在依靠农地劳作的收入很低,大部分人买房买车的钱都是出去打工赚钱回来攒的。而这种情况就产生了,农村情亲的割裂,大部分小孩老人留守农村,年轻劳动力出走沿海干活。造成这种境况我有想过,为何农人辛苦一生不能靠土地致富,看过《国富论》重要观点是农村农事并不缺少技术,必要的劳动和天时,是一份高难度工作,但是具有天然缺陷就是产出保存困难,产出没有定价权收入上不去。而社会工作分工有高度垄断性,收入有GDP增长预期在,会有较大的增益。而农业又需要工业化肥农业农资器具,这样就会形成拉大价差,收入显著拉大,社会分配加剧失衡。而温铁军前辈的理论是保存小农经济应该发展各色各样的农业产业,形成农业百花齐放生态,变成我国城市的缓冲地,不因集约化变成大地产主。我有些赞同有些不赞同。就南方丘陵地而言每人拥有土地过低,亩产有限,就算每家每户种植产业不一,分担到每个人的产出还是过低。除非国家能大力提高农场品价格,才能行程各色特色农业,有经济发展与出路,也会少一些乡贤恶霸。留住人才,留住年轻人,形成更多更有活力农村,发展多元化的产出催生更的产业与文化。才能对战时,疫病对经济行程缓冲,也是后面逆城市化的需求。国家改革开放,需要积累资本进行工业化,对农村的剪刀差已经收割了一代人。

   现在城市的变革已经进入了边际收益递减的阶段,哪怕一条路挖了修修了再挖在修,对GDP已经十分有限。投资也十分过热,除了本就没有生产性的互联网行业并没有出现新的产业。这时更需要国家,政策力量的扶持去解决农业农村问题,资本是活水,政策是种子。需要大量的资本溢出去农村,而不是城市,进行基础设施,教育医疗,文化生活的填充,拉动新需求,创造新的特色的农业产业,提高农产品定价权,壮大农村农人,更是丰富农产品提供丰富的生活食品药品麻衣花卉树植水产等功效。也是吸收更多年轻人去建设乡村美丽乡村,而不是让乡村最宝贵的财富年轻人流失,使农村越来越贫瘠。更能拉动大的产业产出,促进我国经济发展,也能遏制贫富差距的加大,抑制资本的贪婪性排劳动性。